娱乐天地,娱乐天地平台,娱乐天地注册登录【娱乐天地官网】

阿米尔·汗,一个演员如何改变了一个国家?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7-12-11 13:40

如果说正在热映的《摔跤吧,爸爸》(以下简称《爸爸》)是一部有争议的电影,实在是太看得起一些恶评。争议是什么?至少该有两种针锋相对的观点,站在不同的视角看,每种观点都有一定的可取之处。但对《爸爸》的争议,两种针锋相对的观点并没有到齐。

在豆瓣《爸爸》影评页的首页有两条驳斥说《爸爸》恶心的长评,短评前排则有三位大肆从价值观方面否定《爸爸》的网友。如果较早地关注该片,就知道它们都源自某电影公众号的早期的一篇雄文,几位中华男儿远赴一线观影归来得出了《爸爸》恶心的一致结论;雄文从男权、长辈意识、运动观等多个角度对《爸爸》展开了全面批斗。

两个女儿轻易地打败了邻居的男孩子,父亲说的先让她们尝试一下,两个女儿的同龄人被迫成为娃娃新娘后的倾诉……如果认真观看影片,即便不论过多的社会背景,从细节上就能很轻易地反驳伪女权主义者高高举起的道德大旗。

所以识得几个大字的超凡脱俗青年追求的自由似乎是这样的:自己本来喜欢吃苹果,如果父亲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建议他多吃点苹果,为了摆脱“父权的控制”,他发誓再不吃苹果,还要打出标语“打倒俺爹”到街上游行一番。

所以这部分批评的不是不好,而是根本的可笑。

在2015年,BBC发行了一部《印度的女儿》,影片围绕2012年12月震惊世界的德里公交车轮奸案,23岁的Jyoti Singh在车上遭轮奸和殴打最终因此死亡,纪录片制作者回访了其中一位强奸者,即便被治罪,他还是依然天经地义地认为在一个强奸案中女性要比男性负更多的责任。

这样认为的,还有“文化水平”很高的官员。

Jyoti案发生后4个月,面对舆论压力,印度刑法中的性暴力内容里才删去了“羞耻”、“穿着得体”一类的用词。印度近一半的女性在18岁之前结婚,娃娃新娘等是很普遍的行为。于是乎,还有一半以上的女性认为家庭暴力是合理的。

这就是印度难解的女权现状,也是《爸爸》出现的意义,和三观太正的言论所以让人恶心的原因。影片中束缚在两个女儿身上的可不止有真正男权势力的压迫,甚至还有她们自身的观念,以至于她们赢得金牌的意义也在于让自己相信,让更多的女孩相信:女孩也能够做到某件事,她们未必比男生差。

正如阿米尔·汗在豆瓣的《瓣嘴》栏目里所说,这部电影“对印度观众来说意义重大”。

在这部电影里,52岁的阿米尔·汗扮演不同年龄段的一个人,完成了令人诧异的健身和增肥,而拒绝在影片中适用特效。

为了影片质量,他出作品的频次并不高,而且常常自导自演,声誉很早地不再局限于国内,2002年《印度往事》也是印度影史上首次获得奥斯卡提名的电影。2010年,阿米尔·汗因卓越的艺术成就获得印度公民最高荣誉之一的莲花装勋章。

他的太多作品又是如此贴近并反思着现实,恰如他的作品在印度的一次次巨大反响,拷问着古老的印度土地种种顽疾。阿米尔·汗,这个名字几乎就确立了多数国人对印度电影的相当重要的印象。

在《爸爸》之前,上一部在中国上映的阿米尔·汗作品是《我的个神啊》,借外星人pk讽刺人间对宗教近乎死板的信仰和利用宗教坑蒙拐骗的人。

当然最为中国观众所熟知的还是关于教育的《地球上的星星》和《三傻大闹宝莱坞》。

一个个性鲜明的儿童在均一划等的教育体系里,如同遗留在地球上的星星,没有伯乐便要惨遭蒙尘,比多数庸众得到更低的评价。

《地球上的星星》用温情的镜头讲述了一个更可能被遗忘的星星未被体制吞没诋毁的故事。

对教育制度反思讽刺的神作《三傻大闹宝莱坞》想必不必多说,它带着喜剧的外壳探讨着颇为沉重的教育问题。我觉得《三傻大闹宝莱坞》最妙的设定是兰彻的特殊身份,他并不是为了一张文凭而进入大学的,于是他自由地听自己想听的课、有用的课,做自己喜欢的事,成为了一名最独一无二的优秀大学生。

时而残忍——优秀学生的自杀;时而啼笑皆非——被替换演讲稿还声情并茂的优秀学生。

然后中国学生看了,一个个往里面代入。教育问题是社会问题纠结后的烂摊子,像家庭极端穷困的拉朱,对他来说追求个性太过奢侈。影片没有把问题一股脑推给制度,更可贵地开辟了另一种可能,个人可以努力地在高墙中开辟出一道门。